• 主页 > 金融展示 >《不过生了一个小孩》:带一个自闭症小孩,是什幺样的体验? >

    《不过生了一个小孩》:带一个自闭症小孩,是什幺样的体验?


    2020-06-10


    带一个自闭症的孩子,是一种什幺体验? 

    有点遗憾的是:拥有超高智商的自闭症患者毕竟只是一小部分,更多的自闭症患者,兴趣狭窄,有学习障碍。所以,其实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变成了:带一个智商不够的孩子是一种什幺体验?

    实话说,他都9岁了,可很多时候我还是没办法完全理解他。我看着他那张脸,怎幺想也想不透:你这孩子看起来机灵极了,长得又帅。双得恰到好处的双眼皮儿;大大的黑眼睛滴溜溜的,看见喜欢的人眼睛就发光,一笑就是2个月牙;加上不薄不厚的嘴唇配着性感的唇线……简直就是我们村的小明星啊,为啥这幺简单的东西要教那幺久呢?

    这就是一个学霸的悲哀,我们真的理解不了太渣的学渣──虽然他妈妈我只是个小本科(按:中国大陆的本科生就是台湾的大学生),然而,这并不妨碍我曾经是个学霸的事实。有人可能会说:「你是学霸,你肯定有很多学习方法啊,用上不同方法教啊!」

    然而,学霸是不需要学习方法的。

    如果你去问一个学霸为什幺学习那幺好,他们也许会给你说一通这样那样的方法。但是,相信我,那些都是假的,学习好的原因只有一个:没办法,智商高──稍微懂点礼貌的学霸都没法儿跟你明说这句话,所以他们也许会冷笑着给你整理出一套看起来说得过去的学习方法,然后你认真地研习,继续做一个学渣。

    来看看我们家那个学渣,在我这个学霸还没总结出一套适合他的学习方法、教会他迈出第一步之前,傻到什幺地步。比如,我教他认钱,认1块钱。为了让他认识钱,我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穷凶极恶的、啥零食都拿来卖1块钱的人。一开始,我卖的是一种短小的烤香肠──比较小,两口就搞定了,如果拿太大的火腿肠那就没办法持续了,因为人家两根就饱了。

    我拿了一张纸,上面写上「1元」,教他念:「1元!」

    他乖乖跟着念:「1元!」

    「你想吃啥?」

    「妈妈,我想吃烤香肠!」

    「现在我扮演的是老闆!重新叫!」

    他又乖乖地、声音清脆地叫:「老闆!我想吃烤香肠!」

    「我的烤香肠卖1元1根。」

    这个屁娃娃给我拿了5块钱。

    我耐着性子问:「这个『5』像什幺?」

    他很认真地看了看:「像一个钩子。」

    接着我把那个写着「1元」的纸拿给他:「那你看这个『1』像什幺?」

    他又很认真地看了看:「像根筷子。」

    「这个像筷子的是『1』,那个像钩子的是『5』,知道了吗?」

    「知道啦!」

    然后,我让他重新认了一遍,认得妥妥的,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了。「那我们现在卖烤香肠了啊。小朋友,你想吃烤香肠吗?我的烤香肠卖1元1根。」我的黑手伸到了他的面前。

    这个屁娃娃又给我拿了张5元的!我……真是想撞墙!

    「你是在逗我玩儿吗?」

    他直勾勾地看着我:「不是。」

    啊,不行,这眼神太勾人,我情不自禁地再次慈母上身。「咱们再来认真看一下啊,像筷子的是『1』。来,重新给我指一下……」

    好了,这下妥妥的了!

    「来,宝宝,给我拿1元的。」我连老闆也不想做了。

    而他,居然给我翻了一张10元的!!!还大言不惭地说:「老闆!我要吃烤香肠!」

    「你走吧!老闆一身正气,完全不想卖给你烤香肠!!!」

    这个拉锯战进行到最后,当然是我妥协了,我可不嫌命长,于是我只给他1元,他开开心心地用那些1元从我这儿买了好多烤香肠。

    这件事的副作用呢,是他对我的身分变得有些迷惑了。他知道我以前是写稿子的「大主编」,也知道我是卖茶叶的店主,然而有一天我妈没事问他:「你知道你妈妈是做什幺的吗?」

    他想了想,然后很天真地回答:「是卖烤香肠的老闆。」

    哈哈哈哈哈哈……

    再说一个,教他写字。「1」简单吧?写这个数那可真是要了命了。自闭症孩子的一个共性是:没有界限。所以写字呢,火娃是没有边界感的。我告诉他得写在这个大框框里:「看见这个框框的边缘了吗?」

    「看见了。」答得好好的。

    「写在框框里面,不能写到框框外面,听到了吗?」

    「听到了。」好乖啊,我的宝宝。

    我想确认一下他是不是敷衍我:「听到什幺啦?」

    「要写在框框里面。」

    「对,来,妈妈亲一个。」

    于是他拿笔直接在纸上从头到脚画了一个「1」!那是「1」吗?那是「1」的祖母啊,我的儿!

    「妈妈刚才告诉你不要怎样?」

    他笑嘻嘻地答:「不要画到框框外面。」

    我竖起我的一阳指,力透纸背:「你给我看看,这个『1』在不在框框里面?」

    他看啊看,瞪大了他的大眼睛看,直接趴到纸上看,然后下巴搁在纸上,抬起眼睛,扇动着长长的睫毛无辜地看着我……你能把他怎幺办呢?这个屁娃娃根本搞不明白,为什幺「1」要写在框框里!框又在哪里!

    「你杀了我吧……」

    他很紧张地扑过来抱住我:「不杀妈妈。」

    我无言以对。

   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:跟自闭症孩子开玩笑只能让自己郁闷。他们听不懂玩笑话。

    那我有没有感谢他智商不够的时候呢?当然也是有的。比如,那些笑到炸裂的时候,养普通孩子的人真的会少很多乐趣,因为他们的孩子到了一定的年纪之后就再也不会这幺傻了。

    我教他基本的「关係」的时候──很多自闭症的孩子搞不清楚人与人的「关係」──他正迷恋家禽和水生动物,于是我们就围绕这个来进行「某某妈妈的孩子是某某」的教育。

    「鸭妈妈的孩子是小鸭,鸡妈妈的孩子是小鸡。」我拿起母子鸭和母子鸡。他拧成一字眉,很认真地看着,複述一遍也没问题。

    「那狗妈妈的孩子是谁?」

    「是小兔几(子)。」

    小兔几(子)?你是在逗我吗?

    「那兔妈妈的孩子是谁呢?」

    他沉思了一下:「是小鸭几(子)。」

    「刚才妈妈说过哪个妈妈的孩子才是小鸭子啊?」

    他眨巴了一下眼睛,努力回忆:「鸭妈妈。」

    「对了!真棒!那兔妈妈的孩子到底是谁?」

    他摆出电视剧《乡村爱情故事》里小男孩谢飞机一样的呆萌表情,很笃定地回答:「是火娃宝宝。」

    然后还给自己鼓起掌来:「真棒!」

    ……

    好吧,他都长这幺大了,我才知道他是兔几(子)的孩子而不是我亲生的啊。

    所以在他心里,这是一个天下大同的收养型社会。所有的动物都沉醉于给别的动物养孩子,真棒。

    我不死心地继续追问了一句:「那你的妈妈是谁?」

    结果他伸出肉乎乎的小指头,指向我的额头:「是戈娅。」

    啊……我的一颗心……

    接着,他又补了一把温柔刀:「妈妈,你好美啊。」

    这就是最重要的,是吧?因为他傻乎乎的啊,所以他不知道他的妈妈其实也只是一个软弱又懒惰、脾气暴躁还并没有什幺爱心的人。他看不到我的很多缺点,他只是毫无保留地爱我,爱我,爱我。

    哦,不是这样的,他并非没有看到。事实上,他这些年一直看到并承受着我的很多缺点。我对他发脾气,甚至在气头上还会动手打他。他会哭,会伤心,可是他还是毫无保留地爱我,爱我,爱我。

    我也爱他。

    相关书摘 ►《不过生了一个小孩》:谈「坚强」的时候,证明我们已经被消耗得很惨了

    书籍介绍

    《不过生了一个小孩:我是戈娅,别叫我励志妈妈》,采实文化出版
    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    作者:戈娅

    戈娅,她是一名特殊孩子「火娃」的妈妈,儿子有自闭症,但她绝不只以这样的身分而活,因为懂得善待自己的大人,才懂得教孩子善待及尊重自己。

    这本书里一篇篇笑中带泪的故事,讲的是一个女人勇敢闯过一关再一关,起了大翻转的人生。对旁人硬贴上的同情标籤,她呛辣回敬,关于内心的疑惑和思考,则毫不遮掩地幽默坦露,因为她明白得很,这些都是有了母亲这个身分之后,时刻会面临的迷茫与挑战。

    身为母亲,一个女人在他人眼光和不断自我怀疑之间,如何保有自己,找到自己?「不过生了一个小孩。任何不一样的生活,只是一个不一样的日常。」戈娅的剖白,是最好的答案。

    《不过生了一个小孩》:带一个自闭症小孩,是什幺样的体验?




    上一篇:
    下一篇:
万家博注册38_600w娱乐下载|家电模型|知识最新|网站地图 申博开户网址 申博亚洲sss667878 AG游亚集体_ag8手机登陆 申博sunbet娱乐 申博618 申博免费开户 申博手机安装 sunbeAPP下载菲律宾 申博体育现金网 申博亚洲sss667878